湘潭廉政网
x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您访问湘潭廉政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工作动态 > 廉政要闻 > 湘潭要闻  >  正文

湘潭县乌石镇农推中心原副主任谭森林严重违纪案剖析

2018-01-31 来源: 廉洁湘潭

 

唐代文学家柳宗元的《蝜蝂传》中讲了一个寓言故事。蝜蝂是一种善于背东西的小虫,它在爬行中只要遇到东西,就会抓取过来,结果背负的东西越来越多,最终被压倒爬不起来。寓意为官者若像蝜蝂一样,不能控制自己的贪欲,终将因“贪”而葬送自己。湘潭县乌石镇农推中心原副主任谭森林就如同蝜蝂,为了不断满足自己的贪欲,无视党纪国法,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大肆套取、诈骗国家财政资金,最终让自己锒铛入狱。

理想信念缺失:“小权力”谋“大私利”

谭森林长期从事动物防疫工作,经过不断努力,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成长为中层负责人,并于2010年10月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初入党的谭森林理应常怀律己之心、常思贪欲之害,用实际行动践行党旗下的誓言,但随着岗位变动和职务升迁,谭森林不能正确看待和把握党和人民赋予自己的“小权力”,逐渐被“贪欲”的病菌所腐蚀,将党性修养、党员身份抛诸脑后,最终誓言变成了“逝言”。

谭森林的违纪行为,从2009年任职乌石镇动物防疫站站长的第二年,也就是入党的当年开始。在现实的诱惑面前,他没有做出多少抵抗就缴械投降,从几十元的“拔毛”到几万元的“吃雁”,一步一步地滑向腐败的深渊。和诸多“雁过拔毛”式腐败案件一样,谭森林虽然级别不高,但岗位比较特殊,每年经手的涉农项目资金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在金钱的诱惑面前,谭森林骄奢贪欲的想法开始萌生,一次次伸出“黑手”,从单次虚造套取几十元开始,“贪欲”的病毒慢慢向全身蔓延。逐步尝到“甜头”以后,谭森林越来越追求物欲享受,从虚造套取几十元的“免疫副反应”资金,过渡到几千元的“疫情处置”,最后到上万元的“无害化处理”。与此同时,上述虚造套取的资金,谭森林最开始用于站内的开支,逐渐过渡到“公私兼顾”,到最后直接用于个人和家庭的日常开支。一旦目的和动机发生变化,违纪违法的性质也就逐步演变为“恶劣”。尤其是,当虚造套取的资金已不能满足私欲,谭森林把“贪婪”之手伸向了政策性涉农保险和村级防疫员,骗取保险金、套取防疫员工资。就这样,谭森林从一个普通工作人员,一步步成长为一站之长,又迅速蜕化变质,逐步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最终沦为阶下囚。

监督管理缺位:“审核关”成“走过场”

作为防疫站(畜牧站)的分管领导,理应管好人、管好事、管好钱,及时了解和掌握分管范围内人员的思想动态和遵章守纪情况,而不是纪律的“戒尺”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更不是默许、纵容,甚至是直接参与。调查发现,分管领导在每年的春节、端午、中秋三节固定从防疫站领取津补贴,并安排站长为其报销个人开支,甚至还会问,“谭森林,你站里的资金用完了没有?”分管领导“深陷泥潭”,其身不正,何以监管到位?其行不廉,何谈责任落实?这样的主体,只行使了“权力”,哪有“责任”可言?可以想见,分管领导对该站的财务审批流于形式、走过场,似乎是“顺理成章”和“理所当然”了。2010年至2017年,乌石镇动物防疫站在上述主体责任形同虚设的情况下,以无害化处理、免疫副反应、采购消毒液等名义套取资金共计60万余元。

谭森林的违纪手段并不高明,但在跨度长达7年的时间里,镇纪委在签字审核该站开支票据的情况下,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如果镇纪委能早发现、早要求、早制止防疫站苗头性、倾向性的问题,是不是能更大程度地关心干部、保护干部、挽救干部?作为党内监督的专责机关,必须找准职责定位,集中力量搞好党风廉政建设,强化监督执纪,在执行纪律上抓早抓小、敢于较真。

制度约束失灵:“监守者”变“自盗人”

“制度的生命在于执行”,“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有制度不执行,究根溯源,是缺乏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乌石镇财政资金拨付的方式和途径早有制度在墙,但是谁都不愿意得罪人,制度就被束之高阁,成为“摆设”。谭森林案中反映出乌石镇财政所监督职能基本丧失,财务制度形同虚设,对于少数财务管理混乱和存在廉政风险的站办所开支该过问的不过问,该报告的不报告,该制止的不制止,而是一味无原则地配合,甚至个别财务人员自己参与其中,联合作案瓜分利益。2017年1月,乌石镇财政所多次拨付防疫站工作经费。期间,没有严格按要求直付给应收款单位或个人,而是违规转存至谭森林名下个人银行账户,再由谭森林经手转付。此类方式严重违反财务管理制度,存在巨大的廉政风险和隐患。利用上述方式,镇财政所原总会计唐永梁和谭森林合伙虚造套取工作经费3万余元,两人瓜分。财政资金的审核形式由“实质审核”变成了“形式审核”,资金拨付方式由“直接拨付”变为“指定拨付”,就是打开了制度之笼,给了谭森林一条走向“破纪”和“破法”的道路。

为了圈钱,谭森林甚至还发明了一种“借猪生财”之道。在能繁母猪保险理赔过程中,谭森林利用“精湛”的拍摄技巧,为同一头死亡的能繁母猪拍摄不同角度的照片,再分别用于多次理赔,骗取国家财政补贴。能繁母猪的保险理赔有相应的监督核查制度,但这些制度无论是对谭森林,还是对保险公司勘验理赔的业务员,都成了“纸上谈兵”,落不到实处,更谈不上约束。 “好的制度”得不到执行,“关住权力之手”就是一句空话。(湘潭县纪委)

湘潭廉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