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廉政网
x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您访问湘潭廉政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勤廉风采  >  正文

李黎明:巡山护林17载 恪尽职守被誉“黑脸包公”

2019-08-05 来源: 中国文明网

李黎明是抚顺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苍石林场护林站一名普通护林员,出生在一个林业工程师家庭,自小听惯了父亲关于森林的故事,内心渐渐累积了对大山的独特情愫,由向往变成热爱,由热爱化为深爱。退伍转业后,他放弃风吹不着、雨淋不到的后勤工作,扎进深山老林,做了一名普普通通的护林员,每天一把镰刀、一壶水,默默无闻地在万亩林区里巡视护林,一干就是17年。17年来,他负责的林区无一次火灾险情和森林案件发生。因为他的保护,这片森林变得更加繁密葱郁。

为了实现夙愿 甘守寂寞苦中乐

牛肺沟林区沟险壑深,林木密集,远离村寨,由于山路狭窄难行,除了世代栖居于此的牛肺沟村百姓,这里几乎“无外人涉足”,基本就是与世隔绝的地方。

2000年,只有25岁的李黎明来到这里,住进了距离汽车站要走18公里山路的看守点,开始了一个人的工作与生活。

每天七八个小时的山路,一个水壶、一把镰刀,形单影只地巡视近万亩林区。他要时刻注意火情,还要面对盗伐分子的人身威胁,处理非法放牧和种地事件,巡视路上也许会突然出现毒蜂、毒蛇,甚至还有游走山野的狼和野猪……但,这对李黎明来说不算什么,作为在林区里长大的孩子,李黎明对护林员这个职业并不陌生,而且凭着从部队锻炼出来的体格和学会的本领,对于胜任这个工作也不打怵。他深知,勇敢的性格和强健的体魄并不是护林员所具备的全部本领,作为一个护林员,最应该耐得住的是寂寞。其实,他早已把森林当作人生的舞台,一个实现梦想的地方,苦中有乐,乐在其中。

李黎明每天早上7时准时出发,下午4点多才回来,一天下来要走上二三十公里的路程,“走了十几年习惯了,如果哪一天不走上一趟就不放心,对林区当天的情况就心里没底。”长年累月的行走,他一双宽大的脚掌上布满厚厚的老茧,每年都要穿破好几双鞋子。

李黎明也曾是一个文艺青年。在一天的巡视结束后,到了夜晚,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没有取暖设施的破旧房屋中,还要自己去井台打水、生火、做饭,然后在深山中孤独一人,或者坐在土阶上仰望星空,或者在狼嚎声中,练练拳、吹吹口琴。他不仅会乐器、会跳舞,而且唱歌也很好听。但为了护林工作,李黎明放弃了在现代社会里的正常生活方式。十几年时间,他走过牛肺沟林区的所有山峰,熟悉近万亩林区里的一草一木、一沟一坎,而那些乐器、舞步渐渐淡出了他的生活。

多年在大山里工作,李黎明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这些年植树造林,这片林区基本上都披上绿色了,每天看着这些树,我就打心眼里高兴,别无他求了。”

为了青山绿水 甘做 “黑脸包公”

在苍石林场,李黎明是出了名的“黑脸包公”,不管是谁,都不能打他管区的歪主意。

牛肺沟林区点多线长、林地比较分散,而且沟深林密,人烟稀少。在李黎明到此护林之前,这里是社会不法分子发财的一个宝地,乱砍盗伐、偷挖山苗现象时有发生。当上这里的护林员以后,李黎明誓要解决这个“老大难”问题。

近万亩的林区,如果只靠一个人的看护肯定有照顾不到的地方,只有和当地的村民搞好关系,在他们的帮助下才能取得更好的效果。于是他常常挨家挨户与村民们话家常,逢年过节,他总要买上一些礼品,感谢他们的支持与帮助。渐渐地,他得到了广大村民的支持。一些村民主动在他所看护的辖区里当“千里眼”、“顺风耳”,使他能及时了解到林区各处发生的情况。

只要事关山林安全的事,不管分内分外,李黎明都一律身处一线。对于发生在管护区内的案件,他每每都积极与林业公安一道查案破案,主动查找案源、挖线索,每天早出晚归。有时需要蹲点,他一蹲就是几个小时。

对盗伐林木的大案件,李黎明从不退缩,与公安机关一道打击不法分子嚣张气焰;对违法放牧、割草打柴、采摘野菜、开荒种地等“小事情”,他也紧盯不放。不管是雨天还是雾天,他都起早到林地里检查,对发现的放牧人员及时进行教育。通过他的努力,牛肺沟林区的幼林地得到了有效的保护。今年入春以来,李黎明每天提前半个小时进山、晚一个小时下山,将采摘野菜、上坟烧纸、带火种进山、非法种地、打柴、除枝等人员堵在山外,“这段时间我制止了20多起在山林里烧秸秆、吸烟、打柴等不法行为。有些打柴人都是村里人,很熟悉,为了能打柴,找我身边的人说情,但都被我回绝了。这口子不能开,否则林子就没法管了。”

李黎明断了一些人的“财路”、堵住了隐患漏洞。有人找过他,求他“睁只眼、闭只眼”,也有人劝过他少管“闲事”,让他多想想上有老、下有小,妻子没工作的实际困难,甚至有人骂过他、诬告他、打过他,他也无动于衷……时间久了,他就多了个外号——“黑脸包公”。有一次,李黎明巡山时发现了盗伐分子留下的车辙和拖痕,为了将保住国家财产,他在来不及向上级报告的情况下,只身一人循着印迹展开追踪,翻山越岭几十里,浑身汗水湿得精透,终于追回了被盗林木,就连落网的盗伐分子都只能无奈地说:“遇上这么个‘死心眼儿’,我认栽了!”在他的管护下,这近万亩林区连续多年未发生过滥砍盗伐问题,也没出现过一次火情,甚至打柴人都不愿走进他的责任区。

为了肩负的使命 甘心奉献终无悔

历经十余载山雨林风的磨砺 ,1977年出生的李黎明要比同龄人显得苍老,头发花白、满脸皱纹、有点驼背。从25岁到42岁的17年间,他一直工作在山里,把青春都奉献给了这片山林和绿色,“我不后悔。因为这是我的责任和使命。”

李黎明所在的牛肺沟林区护林站点是一个空旷的院落,两条时常吠叫的狗是他平时唯一“良伴”。他的住房是一间不大的屋子,厨房里有几棵大白菜,小土炕上的一卷被褥有些陈旧之色,炕上的小木桌上有个半导体收音机,通过这些简易家具我们可以想象出他日常生活的真实场景。

即便是这样,李黎明还说这条件比刚开始时好多了。牛肺沟林区是苍石林场最边远的林区,远离村寨,而且没电、没有通讯和广播信号。刚来时,这里没有电,没有通讯设备,一旦发现或者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就要跑一公里山路,去山下面的村子里给场部打电话。因为不会做饭,曾经连续吃过十几天的方便面,再平常不过的米饭在他眼里也是难得的美味。现在,林场给这里安装上了太阳能发电机和塑钢窗,有了电视,自己也学会了做饭,不用再天天吃方便面了。

李黎明通常都是每星期下山一次补充补给,前些年不通汽车时,下山一次就要步行近20公里的路。在防火期,李黎明一连4个月都不能下山,因为常年的饮食不当和在山上喝冷水,李黎明患上了严重的胃病、腰椎间盘突出、骨刺和营养不良,面色黝黑、白发丛生,比同龄人苍老很多。从2003年到2014年,他有9顿年夜饭都是在护林点里吃的。婚后的13年里,他下山回家的时间累计不超过3年。曾经,他的儿子常常错把这个很少回家的爸爸叫“叔叔”。每每回想起来,这个平日里坚强的汉子都要忍不住流下泪水。

十几年来,李黎明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用行动向世人诠释了“以企为家,爱岗敬业”的真实内涵。每次公司领导来看他,他从来没有表白过自己的豪言壮语,也从未抱怨过艰苦与寂寞。李黎明常常这样说:“我当兵的时候执行的是军令,我明白什么叫‘军令如山’。现在我作为一个企业员工,执行的是林场领导的指令,指令就是命令,困难再大也要执行命令。安全护好林子,需要我时,我就要像钉子一样钉在岗位上,这就是我的天职。” 

湘潭廉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