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廉政网
x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您访问湘潭廉政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清风文苑 >  >  正文

雪落山坡柿儿红

2020-01-20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北京,2019年的雪比往年要大。

天还是雾蒙蒙的,雪,像是从朋友圈下起的——皑皑皎皎,银装素裹……一时诗文、照片、视频铺天盖地。有人发起了“雪财”:在雪地写一个名字10元,加一个爱心5元,创意者还加了一句:“小本买卖,天冷冻手!”不论生意如何,喜感已经十足。

若抓一把朋友圈这些浸泡着快乐的文字撒到天空,扑簌簌落下的便是白雪袅袅。

我打开窗子,顿时,寒风扑面。深吸口凉气,沁人心脾。伸手窗外,竟有雪落掌心,零零星星,米粒般大的雪,足以让人欣喜不已。

寒冬,在这个木枯草衰、万物凋零的季节,雪花飘飘,是岁月对冬一往情深的相迎;银装素裹,是老天赐予冬最美的景致……只是不知何因,雪越来越少。春雨贵如油,冬雪呐,贵如金,贵如银。

雪,让赖床的孩子也兴奋爬起来。一家人匆匆吃了早饭,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郊游。

驾车直奔京城郊外。我们的目标:西山之西,门头沟——战友秋芒家。几乎每年冬季我都要去他们家,为赏雪,也是为他家后山坡那片柿子林。

车驶过永定河,上了六环。六环比五环多一环,这一环太长太大,开了好长时间,还没驶出它的怀里。

进入妙峰山,向窗外望去,满山的林子挂满了雪,山里的雪比城里大多了。路边停了一长溜的车,人们在争相拍着照片。

一个小时的盘山路,我们到了秋芒家。当我提出要去山坡他的老屋时,秋芒嘴里蹦出的两个字让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拆了!

“拆了?”

我知道他家是前年搬入楼房的,他的老屋一直留在山坡上。

秋芒的爹一边招呼我们,一边乐呵呵说拆了好,老屋闲着,占着地。拆了,种上花、种上果树,多好!

我们顺着小溪,向山上走去。

雪已经停了,阳光照在雪地上格外明亮。孩子蹦蹦跳跳,专往雪厚的地上踩,白白的雪上留下她一串串撒欢的脚印……

山坡上,秋芒的老屋变成一堆石头瓦砾躺在地上,上面盖着一张大大的网。一种深深的失落刺痛我的心——褪色的老门,生苔的石墙和墙头上那长长的狗尾巴茅草……消失了,消失在岁月的日蚀风尘里。

秋芒告诉我,刚搬楼里时,他爹每天都要回老屋呆一会儿。拆的那天老人没来,可能是不敢看。“爹现在想通了,住楼房习惯了,生活越来越方便。”秋芒的话我信,可我感觉他爹乐乐呵呵的外表下,包裹着一丝淡淡的伤痛还有如流水落花的无奈……

山坡上,柿树上叶子已经落得干干净净,树枝没有了叶的陪衬显得黑黝黝的,枝杈弯弯曲曲伸向空中,如同一个个龙爪。只有树顶端还有一些柿子,红彤彤如灯笼悬在空中。不知为何,站在门头沟柿子树下,眼前晃动的尽是儿时家乡的影子……

我的家乡在渭泾两河河畔的关中塬上,这片黄天厚土的坎坎坡坡,农家人的院前屋后布满了柿树。至今闻名全国的“火晶”柿子,就产在家乡临潼。“火晶”,柿红如炬,晶莹透亮。因其珍贵,网购时常常买不到真品。儿时,一到深秋初冬,果红柿软时,手心里攥紧一两毛钱,到集市上蹲在卖柿子摊前,拿过小小“火晶”,指尖轻轻地拉,柿皮便裂开一道小缝,来不及将皮拉下,对着裂缝用嘴一吸,橙红橙红的、粘粘甜甜的、柔柔滑滑的果液就涌到嘴里,凉甜入心。吃美了,就会同摊主一起低头数数地上的柿子蒂,一个柿蒂一个柿子,一个柿子二分钱。那时候总梦想,哪天阔了,敞开肚子吃个够……

柿子,关中人把它当礼品。每年十月末,柿子刚红,离软还早,人们将柿子摘下,一手拿把薄刃,一手旋转柿子,片刻,柿子皮就被完整的削下。脱光衣服的柿子,被一根绳串成串,挂在架子上晾晒,而削下的柿子皮关中人也舍不得扔,长长的柿皮被摊晒在碾子上、芦席上,像姑娘头上雨打湿了的彩色发带。柿子与皮,汲取秋日的光华,经历冬寒的磨砺,就会蜕变为柿饼、柿条。这时,行家会随手抓起一个柿饼,双手撕开,冲着太阳望去——阳光透过被撕开的果肉中间,竟然如玛瑙一样闪着金黄金黄的光。鉴定柿饼的品质还要看外表挂没挂霜,那时候,我以为那霜是柿芯渗出的糖……

柿饼晾好,已近年关。人们将它与点心一同作为佳节亲戚朋友串门互赠的礼物,这很可能是因为这东西应时,又有事事如意之美意;要不就是因为穷,缺钱置办其它礼物。

柿条却成不了礼。相对柿饼,这柿条有些硬,味道有点涩。在长长的冬季,它是孩子们解馋的食物。抓一把柿条,一头放入嘴里,一头牵在手中。开始如柴,嚼着嚼着就嚼出甜味了。自个儿嚼得欢,别人看到直咽口水。谁口袋里多一把柿条,就会成为令人羡慕的人了!

现在人们阔了,有谁知道柿条这个词意,有几人记得它的味道。短短数十年,岁月将它已经风化为一丝乡愁了……

孩子不知从哪寻到一根长杆,要捅树上的柿子。

“这可不能!”秋芒拦住,说这树枝顶上的柿子是专门留下的。

“留给寒鸟的!”秋芒告诉我。寒鸟,不像候鸟逐暖而飞,它们守着山坡,守在这一方天地。秋芒爹每年摘柿子时,都会留下树枝高处的柿子,等寒鸟来啄食。

望着枝头上的红透了的柿子,我一阵感动:前几天朋友圈有篇文章,说怎么才能成为不招人烦的老年人?人呀,活着活着就老去了,如果不想让自己的生命像冬季的枯木黄草随风飘落,就要学学这柿子——在寒冬里,在雪落时,红彤彤地挂在树梢,越老越软,越软越甜。

红,赤子之心。苍老岁月,有一颗孩子般纯净的心,余生过得才有趣。软,柔和善良。历经风霜,磨去尖刻,慈爱温暖地对待万物,对待他人。甜,甘之如饴。甜美自己,也甜美别人,特别是那些啼饥的寒鸟儿……(姚晓刚)

上一篇: 高傲的无知

下一篇: 微信与书信

湘潭廉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