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廉政网
x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您访问湘潭廉政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清风文苑 >  >  正文

古诗词里听蛙鸣

2019-09-16 来源:湘潭廉政网

何处最添诗客兴?黄昏烟雨乱蛙声。

倚床夜读,翻开一卷浸润着古色古香的唐诗宋词,诗意动人的蛙鸣穿过清词丽句翩跹而来,如诉如歌,如擂如鼓,似近若远,此起彼落,让我恍若置身于故乡的荷塘之畔,蓦然中有一种“青草池塘独听蛙”的禅意。

蛙声是一阙纯净的乡音,清越空灵,任你千百遍倾听,都不会生厌。唐代文学家韩愈在《盆池五首之一》中写道:“一夜青蛙鸣到晓,恰如方口钓鱼时。”宋代诗人杨万里有诗曰:“青塘无店亦无人,只有青蛙紫蚓声。”唐代诗人贾弇在《孟夏》一诗中,把初夏时节的蛙声比作管弦之乐,可谓贴切传神,令人浮想联翩:“蜃气为楼阁,蛙声作管弦”。无独有偶,宋代诗人胡宿也把蛙声比作管弦之乐,他在《题涟漪亭》诗中说:“流杯若仿山阴事,兼有蛙声当管弦。”不过,也有人持不同意见,唐代诗人吴融就是其中一个,他在《阌乡寓居十首·蛙声》中写道:“稚圭伦鉴未精通,只把蛙声鼓吹同。君听月明人静夜,肯饶天籁与松风。”吴融是不赞成把蛙声比作管弦乐声的,他觉得在月明人静之夜谛听蛙声,胜过天籁,也胜过松风。

在诗林词苑中漫步,你会发现不少文人墨客都对蛙鸣情有独钟,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咏蛙诗词,最有名气的当属宋代诗人赵师秀的《约客》一诗:“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黄梅时节,家家户户都被裹在蒙蒙雨雾中,长满青草的池塘中,到处是此起彼伏的蛙声。夜已过半,诗人约好的客人还不见到来,只得对着棋盘独自推敲,不知不觉间灯花都落了。在诗人看来,蛙声和青草是隐士的标配。正是这雨声不断蛙声一片,反衬出乡村夏夜的寂静,更深地表现了诗人落寞失望的情怀。

在唐诗宋词中聆听蛙鸣,冷不丁地,会有一缕淡淡的乡愁弥漫在你的心间,不思量,自难忘。“身在乱蛙声里睡,心从化蝶梦中归”,南宋诗人戴复古《夜宿田家》中的蛙声,弥漫着天涯孤旅的愁,一个“乱”字,写出了蛙声的长长短短嘈杂喧闹,让乡书难寄、久游思归的羁旅愁绪体现地淋漓尽致。

农人们视青蛙为田间卫士,更视蛙声为丰收预兆。“薄暮蛙声连晓闹,今年田稻十分秋”“田家无五行,水旱卜蛙声”“蛙声近过社,农事忽已忙”,在声声蛙鼓的丰收序曲中,庄稼潜滋暗长,农人安享丰收,沉浸在“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怡然自得中。(梁永刚) 

湘潭廉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