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廉政网
x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您访问湘潭廉政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清风文苑  >  正文

青皮核桃

2017-11-10 来源: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秋至,核桃熟了,喜欢吃青皮核桃的人就有些坐不住了,他们从树上摘下一个个青涩的核桃,急不可耐地想尝一下鲜。于是,初秋的时光便也有了一股涩涩的香香的味道。

核桃是一种坚果,外裹着一层厚厚的青皮。在没有完全成熟之前,一直被这层青皮包裹着,一直到彻底成熟后,这层皮才开始脱落。而核桃的最佳采收期是在青皮变黄、尚未脱落之前,以此保证核桃的产量和质量。收早了,核桃仁没有长饱满;收迟了,核桃仁会变黑,核桃壳也会变黑,会影响它的品相。

要论吃核桃,最美味的时刻应该是在核桃青皮的时候。这时的核桃仁香甜鲜嫩,入口生津,脆脆的,清香可口,爽而不腻。只是这时的核桃要吃到嘴却有些不容易,因为核桃的青皮与果核还没有开始分离,不过爱吃青皮核桃的人总会想出一些办法。

青核桃不比干核桃,用直接砸开的方式是吃不到的,因为它外面有一层厚厚的绿皮,一砸黄绿色的浆水直往外冒,溅到脸上或者是衣服上,少顷就会变成黑褐色,而且洗不掉,这是人们畏的怯的。于是就有人想出办法,将筷子粗的细钢筋一端砸扁,握成弯月形的核桃刀,找准核桃蒂处的位置,用足力气,一下子将青核桃撬开,成为两半,然后拿着核桃刀沿着核桃壳的边缘处将核桃仁掏出来,将它掰成四半,分发给身边的人吃。对于这种不能轻易吃到嘴的东西,一个人是不好意思独享的,见者都有份。如此,一个青涩的核桃,让很多人都有了一种香香甜甜的喜悦。人若是多,不够分,就会多剜上几个,尽量让每一个人都尝到。对于孩子,总会多给一点,看着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的内心有多么渴望。空闲的时候,就会多摘上一些,在一个稍微平坦的地方,慢慢地剜着,给孩子们好好地过一个嘴瘾。

只是孩子天生贪嘴,对于这少许的吃食是不能满足的。他们背着大人,自己跑到树上,摘下一些青皮核桃,三五伙伴跑到河边,拿着核桃在河边的石头上磨。没有完全成熟的核桃,皮和壳结合得很紧密,一下是磨不掉的,非得一点一点地磨,转着圈地磨,耐着性子磨,一个核桃要磨上好久。但这些孩子在这个时候却是特别有耐心,磨上一个又一个,核桃磨出来了,一双双小手却变成了老鹰爪子,黑乎乎的。不过他们并不在乎这个,黑就黑吧,只要能吃上鲜美的核桃,可不管这些。磨好后,找一块大石头,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慢慢地砸着吃,这是农村孩子暑期记忆中最香甜最难忘的时光。

当然,青皮核桃还有另外一种吃法,也是非常诱人的。将能掐出浆的玉米烧熟,然后把核桃仁掰碎,掺在剥下来的玉米粒里。吃一口,香味半天还留在嘴里。这种吃法虽然费事费时,但爱吃的人们还是乐此不疲。每年核桃下来的时候,总要在某一个午后,做着诸如蒸馒头、煮肉炖豆角之类熬火的饭食,好有机会烧玉米。这时候,屋子里就会聚拢好多人,做饭食的,烧玉米的,剜核桃的。因为一种吃食,让一大伙人聚在一块儿,那样的日子,总是很温馨很甜美。尽管每个人一般只能吃到半截玉米,或者还会更少,但是个个都很快乐很开心,母亲将此谓之“尝鲜”。

这是童年的记忆。

前两天,在城市的街上看到这种青皮核桃,一个农村妇女提着篮子在叫卖,不时有人上前去问,怎么卖,怎么吃。那个妇人一点点说给他们。当然,现在自己不用再那么辛苦地制作核桃刀了,而是用一柄小钢刀就足可以将坚实的青皮核桃撬开,但是这些熟悉的青皮核桃唤起了我童年的记忆,唤醒了我童年那些简单快乐的时光。那些充满着乡土气息的生活,那些与核桃有关的温馨甜美的岁月,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底。时光不能倒流,但儿时那些平实而意趣无穷的记忆让人内心丰盈。有记忆的人生终归是幸福而充实的。

又是一年核桃熟,老家的核桃还是那么多吗?记忆中,那个因“每户种一升核桃”而受到肯定的地方,曾是核桃的海洋。山坡上,田埂上,道路旁,庭院里,到处都是核桃树。那满坡满岭的核桃,曾经忙碌了多少人,曾经欢乐了多少人,又曾给我的父老乡亲带来了多少殷殷的希冀和盼望。在那个经济不发达的年月,我家的布匹以及我们身上的衣服,还有柴米油盐所用的钱,都是从核桃上来的。而如今,我离核桃已远,离那些青绿的核桃和核桃树已远。在生活的辗转奔走中,唯有记忆永恒!(徐祯霞)

上一篇: 古建与雨燕

下一篇: 从"达德"二字说起

湘潭廉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