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廉政网
x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您访问湘潭廉政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反腐广角  >  正文

不当行为频出屡受质疑 韩国总统敦促体育界“变革”

2019-09-23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韩国冰壶混双国家队前任教练张本石8月被捕,原因是他涉嫌侵吞一支地方冰壶队的比赛奖金等。

韩国庆尚北道体育协会女子冰壶队去年初代表韩国出征平昌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并取得银牌。这支明星团队随后曝光的教练与队员反目丑闻令韩国舆论界大为震惊。冰壶队队员去年底公开指认主教练金敏贞及其丈夫张本石、父亲金敬斗有辱骂队员、排挤选手以及克扣队员奖金等行为。

韩国政府文化体育观光部经调查认定,冰壶队队员对教练的控诉大部分属实。

韩国体育界不时曝光腐败、虐待、任人唯亲等不当行为。韩国总统文在寅今年1月敦促体育界做出根本性变革。

写信控诉罪状

因在平昌冬奥会中摘取银牌,庆尚北道体育协会女子冰壶队在韩国人气飙升。韩国媒体将这支成员都姓“金”的团队称为“金之队”。

去年11月,金之队写信给韩国体育和奥林匹克委员会,控诉主教练金敏贞及其父亲和丈夫有辱骂队员、排挤选手以及私吞奖金等行为。

丑闻曝光时,金敏贞的丈夫张本石兼任韩国冰壶混双国家队教练,她的父亲金敬斗曾经出任大韩冰壶竞技联盟副主席。

5名冰壶队成员在信中说,金敏贞、张本石和金敬斗妄图“私有化”金之队,给队员们施加没有道理的指令,毁坏团队风气。队员们还没能领取多场国际比赛的奖金。

按金之队的说法,主将金恩静因结婚而受排挤,“金恩静2018年7月结婚后,几名教练……剥夺金恩静的队长职务,还试图不让她参加训练”。

金之队说,主教练金敏贞根本不参加团队训练,也不给队员们提出指导意见。“长期以来,我们都是在没有教练的情况下自己训练,最近不得不缺席一些竞赛。”主要原因是金敬斗与大韩冰壶竞技联盟发生矛盾。

金敬斗曾经代行大韩冰壶竞技联盟主席一职,但随后被逐出这一联盟,原因是他拒绝组织联盟主席竞选。金敬斗和女儿、女婿随即不让金之队参加大韩冰壶竞技联盟举办的比赛,从而剥夺明星选手给相关赛事带去的关注。

金之队在信中说:“我们被迫卷入他们的个人恩怨。冬奥会以后,我们的成绩止步不前。”

金之队说,教练团队克扣她们在国际赛事中的奖金,“平昌冬奥会以后,我们参加了一些比赛,也知道奖金和赞助款应该发放给我们。教练非但不发奖金,还不作任何解释。”

这5名队员说,她们经常遭到教练的言语侮辱,感觉人格遭到侵犯。教练经常擅自打开她们的信件和粉丝所寄的礼品。

张本石当时充任庆尚北道体育协会女子冰壶队经理,在这封控诉信曝光后发布声明,否认所有指认,称他与妻子、岳父对金之队的比赛奖金管理得当、使用合理。

张本石向媒体记者发送电子邮件,试图澄清所有队员的奖金都被用来支付海外训练和参加国际赛事的开销,而这些都得到队员们同意。“没有一名教练贪污这笔钱。”

但队员说,张本石从来不与队员商量奖金该如何使用。

加拿大人彼得·加兰特曾经执教金之队,平昌冬奥会结束后离开由金敏贞领导的教练组。他去年11月指认,金之队教练组管理混乱、不当对待队员、经常推迟发放外籍教练工资。

在加兰特看来,金敬斗、金敏贞一家企图把冰壶队私有化,“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韩国冰壶队很难有光明未来”。

调查逐步深入

去年12月,金之队管理层似乎转变态度。金敬斗公开道歉说,他和家人的言行给运动员和公众带去困扰与失望,为此感到抱歉。

金敬斗试图为辱骂队员的行为作出解释:“尤其向运动员致歉,因为我先前无法正确表达自己的意思。”

金敬斗承诺,他和家人将退出冰壶界。

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去年11月19日至12月21日调查此事,今年2月公布调查结果。

文体部认定队员的指控大部分属实,冰壶队教练欠发队员将近9400万韩元(56.5万元人民币)奖金,包括企业在冬奥会之后给予冰壶队的赞助。另外,冰壶队参加国际比赛赢得的奖金中,大约3000万韩元(18.1万元人民币)遭教练挪用而未分发给运动员。

文体部还指出,教练侵吞了韩国中央政府和庆尚北道政府给冰壶队的1900万韩元(11.4万元人民币)拨款。

文体部还在教练身上发现逃税、任人唯亲、试图把冰壶队变成其家庭事业等不当现象。

调查报告说,教练破格录用家人任职金之队管理层,例如聘请金敬斗的外甥出任金之队分析师,以及没有经由合乎规定的雇佣程序聘请张本石执教金之队。金敬斗还为他因身体原因提前退伍的儿子在金之队内部谋职。

文体部责令主教练一家归还2.1亿韩元(125.7万元人民币),同时要求警方进一步调查。

警方8月16日逮捕张本石,原因是他涉嫌侵吞2亿韩元由大韩冰壶竞技联盟发放给金之队的款项。金敬斗涉嫌类似罪名,暂时没有遭逮捕。

张本石坚称清白。但一家地方法院对他签发逮捕令,原因是他很有可能外逃或销毁证据。

体育界需变革

无独有偶。2014年3月底,那时刚刚代表韩国出征俄罗斯索契冬奥会并获得高人气的京畿道厅女子冰壶队5名成员集体威胁辞职,指认教练爆粗口、性骚扰队员、强制要求队员上缴奖金。

京畿道文化体育观光局和大韩冰壶竞技联盟随即启动调查,包括问讯涉事的崔姓副教练4个小时。冰壶队队员指认他在2012年带领队伍赴意大利参赛时对队员大吼大叫、言语侮辱。崔姓副教练随后辞职。

京畿道政府一名发言人当时说:“冰壶运动更受欢迎之时曝光这一丢脸事件,我们向公众道歉。”

大韩冰壶竞技联盟2014年4月发布调查结果,认定队员们的指认基本属实,并对两名教练处以惩罚,其中崔姓副教练被罚终身不得参与冰壶活动。郑姓主教练虽然没有言语侮辱队员,却存在没有及时把未使用训练补助金发放给队员的行为,罚他5年内不得参与冰壶活动。

大韩冰壶竞技联盟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说:“使用侮辱语言,不当使用训练补助金令人无法接受,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重罚涉事教练的原因。我们将采取措施避免这类情况再度发生,从而更好地保护运动员的权利与利益。”

在韩国,体育界内腐败、虐待、任人唯亲等不当行为不足为奇。今年年初,短道速滑名将沈石溪控告前国家队教练赵载范性侵一事曝光,引起轩然大波。赵载范原本就因涉嫌殴打队员被一审判处入狱10个月,在随后审理过程中,沈石溪追加指控赵载范对自己有长期不当行为。

同在今年1月,速滑运动员金宝凛称自己在国家队内遭到“前辈”队友卢善英欺凌,前柔道选手申余荣控诉自己在高中时期遭教练侵犯大约20次。

去年9月,女排一名教练被指在女排世锦赛集训期间醉酒猥亵队内女工作人员。去年3月,艺术体操国家队教练李庆熙称,在2011年至2014年间遭到大韩体育协会前高层人员猥亵。

韩国媒体以及体育界业内人士认为,体育界教练等少数人掌握队员“生杀大权”的集权式管理以及体育界内部相对封闭的结构,是问题根源所在。在韩国,教练可以决定选手是否有机会参加比赛,运动员们很难拒绝有绝对权力的教练。

在国会议员表苍园看来,体育界环境封闭且有明确上下级关系,受害者如果告发加害者就需要面临断送职业生涯的风险。

韩国体育机构惩罚不够彻底也是一大问题。大韩体育协会2009年出台涉暴力的选手及教练需遭永久除名的原则,文体部2013年提出建立涉暴力教练登记系统计划,2014年成立针对比赛造假、性暴力、考试违纪和团队私人化不当行为的4个专门委员会。

但据韩媒报道,最近5年多,在相关体育机构做出惩戒决定的860个案件中,惩戒期间复职或再就业的案例有24个,惩戒后复职或再就业的案例有299个。

韩国总统文在寅今年1月敦促体育界做出根本性变革,反省成绩至上的运动员培养风气。(特约记者 陆致远 || 责任编辑 赵国利)

湘潭廉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