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廉政网
x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您访问湘潭廉政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莲城廉韵 > 莲城好家风 >  >  正文

【莲城好家风】父亲的菜园

2020-03-23 来源:湘潭廉政网

声声春雷唤醒了万物,沥沥春雨浇灌着大地,老家屋后菜园里,父亲播种的菜籽发芽了。黄瓜秧苗、玉米秧苗、丝瓜秧苗迫不及待地从泥土里探出了脑袋,像是一群舞动的小精灵,在微微春风里摇头晃脑。

父亲向来没有什么爱好,也不大爱与人打交道,但独独喜欢种菜。原来,父亲忙着赚钱养家,没有功夫打理菜土。退休后,他就把老家原本的荒地翻整围成了现在的菜园。

在我的印象里,老家的每一块地都是充满生命的,没有一个角落是荒凉的。年幼的我,每天都盼着夕阳洒落的傍晚,这时大地铺上了一层温暖的金纱,我和小伙伴们在屋前跳着皮绳,厨房里开始冒着腾腾热气,外婆很快就会叫我回家吃饭,而此时,油炸摊上油锅发出滋滋声响,早已挠得我肚子咕咕地叫了。

然而近些年,城市需要发展,附近人家一户户地搬迁了,长大的我也离开了老家出来闯荡。等我再回去时,记忆中的房子倒了,道路破了,荒草生了,白天到晚上再也没有温暖热闹的傍晚来过渡,时间在悄无声息中慢慢过去了。

但是,与周围落破的景象不同,父亲的菜园一年四季总是绿色的,别说是丝瓜棚成荫的夏天,即便到了下雪的冬天,雪花落在菜园里,好似给白菜萝卜们套上了件白礼服,愈发显得更加动人了。

父亲的菜园很整洁,每一种蔬菜都规规矩矩地聚在一个个方形地里,地里连杂草很少。我一直都认为,不是父亲能力超强,就是种菜这件事其实很简单。有次他拉着我,让我跟他去劳动一下,我才知道,种菜也没那么简单。我俩一人一个锄头翻土,菜土在我的锄头下,感觉不是土,而像是千斤的石头。但在父亲的锄头下,菜土好像是一朵朵棉花,蓬蓬松松地在地上翻来滚去,轻快极了。锄了两三下,我就丢盔弃甲了。“你20几的人还当不了我60几的人哩。”父亲挖苦我说,“吃它容易,种可没那么容易,你总说工作累,你也试试种种菜。”说完,他把一捧菜籽递给我让我别偷懒赶紧去贴籽,我想他肯定是“故意”的。

于是我耍赖说,“您知道自己60几了,想吃什么菜我给你买回来就是,年纪大了要过得轻松点。”父亲一口就回绝了我,“妹子,你看这地你不动它,它就荒了,人不动啊,不也废了。”他说,“我有次看你写东西,你不也写了要种好‘责任田’嘛。”父亲的巧言善辩憋得我再也不好劝他不种菜了。

我在纪检岗位上工作快两年了,有时感觉累不是因为工作的量,而是工作的难。尤其在处理复杂的群众诉求、严抓干部作风等工作上,感到自身业务能力和沟通能力不足带来的无力和恐慌,偶尔有“干脆什么都不管,这样还不得罪人”的念头闪过。锄头一扔,摊子一撂很简单,但是责任不能说卸就能卸的。监督的“探照灯”一旦关停,问题的“苗头”就很容易冒头,所以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作为纪检干部,绝不能有卸担子的想法,每一份责任都不允许被抛下,每一份付出都不容许被懈怠,每一寸土地都不可以被荒废,因为这是我的“责任田”。

春回大地,暖意洋洋。夏天正迈着欢快地步伐向我们走来,很快父亲菜园里丝瓜藤就会爬满棚架,黄瓜将散发出阵阵清香,玉米吸引了四方的鸟儿光顾。我也要耕好自己的“责任田”,让政治生态更加风清气正。(雨湖区长城乡纪委 刘婷)

湘潭廉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