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廉政网
x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您访问湘潭廉政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警钟长鸣  >  正文

死亡赔偿金不入账 合谋瓜分被查处

2018-06-04 来源: 三湘风纪网

  

俗话说,人死万事休。高新区谢林港镇鸦雀塘村贺某死后,他的死亡赔偿金问题却牵扯出了一个原村主任李松柏、村委委员龚昕、包更生,村监事会主任贺文魁等4人联手侵占集体资金的案件线索。

“意外之财”不入账

2016年8月,鸦雀塘村城乡垃圾清运工贺某从垃圾车上摔致死,在医院抢救时,鸦雀塘村委垫付医药费40000元,车主贺某某垫付12000元。贺某抢救无效死亡后,经谢林港镇司法所调解,鸦雀塘村一次性支付贺某死亡补偿281800元(含车主贺某某应负担的12000元垫付款)。随后,贺某之子将村委和贺某某前期垫付的52000元返还到了村委报账员龚昕的账上。

龚昕收到钱后,将40000元很快入账了,但贺某某垫付的12000元却却迟迟没有入账。

“这笔钱主要是不知道以什么名义入账,以收入名义入账觉得不恰当,钱就一直放在我账上。”龚昕在接受调查问话时,认为这是一笔“飞来横财”,所以迟迟没有入公家账户。龚昕的这番话,恰恰反映出他作为村级报账员的失职失责,没有按要求严格执行好财经收支制度,履行财务管理职责不到位。

拉人下水谋瓜分

当时,鸦雀塘村支书因身体原因辞职,村干部只有李松柏、龚昕、包更生3人,村监事会主任贺文魁在负责村级财务报账监督审查的同时,还承担了部分村里的工作。

李松柏得知龚昕账上这12000元一直未动后,便动起来了歪心思,想乘机瓜分这笔钱。“我和另外两个村干部平时关系比较好,提出来的事情一般都会附和,但贺文魁是村里监事会主任,村里的开支都要经过他的审查监督,必须先得到他的同意”。李松柏谈起了分钱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于是,李松柏找到贺文魁说:“你平时为村里做了那么多工作,也没有领取任何报酬,作为村主任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我们三个村干部也是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为了村里的工作,经常加班加点超负荷工作,非常辛苦。你看上次贺某某垫付的12000元入不了账,不如我们四个人每人拿3000块钱,作为辛苦费吧。”经过李松柏的一番曲折劝诱,贺文魁也就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也没有履行监督职责。

就这样,经李松柏提议,龚昕、包更生、贺文魁同意,他们四人就将这12000的赔偿金平均进行了瓜分。包更生拿到钱后,心里忐忑不安,想向组织反映,但过了几天见无人察觉这件事,也就心安理得地把钱收了起来。

企图做假没有成功

2017年初,谢林港镇启动村支两委换届选举,一封反映李松柏等人侵占贺某死亡赔偿金的举报件送到谢林港镇纪委。

李松柏听闻有人举报后,立即召集其他三人商量对策,建立攻守同盟。经商议,李松柏安排龚昕以加班补助的名义,伪造了一份工作经费报账单,由四人签字证明。在报账单上其他三人都签字了,但包更生不同意签字。最终,这份企图规避审查的假报账单“中途夭折”。

“当时拿着3000元钱,心里就很不踏实,知道这是在犯错误。后来他们想搞个假的工作经费报账单,我觉得这个错误就越来越大了。所以在他们要我签字的当天,我就主动把这3000元钱上交到了镇纪委,请求组织的宽大处理。”包更生在调查时,坦诚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因侵占集体资金,2017年5月,谢林港镇纪委分别给予李松柏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龚昕党内警告处分,给予包更生、贺文魁批评教育,侵占的12000元资金全额上缴至国库。

用于死亡赔偿的集体资金也敢伸手,李松柏等人在金钱和利益的诱惑面前起了贪欲,丧失了底线,失去了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品质和操守。村级监事会本为监督村级事务的机构,贺文魁却置群众的信任和利益于脑后,与村干部合谋侵占集体资金实属不应该。该案警示我们,基层全面从严治党,不但要从思想上严起、从规矩上严起,更要从监督上严起。(益阳高新区纪工委 达力)

湘潭廉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