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廉政网
x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您访问湘潭廉政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警钟长鸣  >  正文

四川省宜宾市农村能源系统腐败窝案剖析

2017-11-07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沼气工程,本是四川省宜宾市的重点农业项目,是改进农民生产生活方式、促进农业生态环境良性循环和可持续发展的民生工程,却“引爆”了宜宾市农村能源系统的一连串腐败。

67人涉案,其中科级及以上领导干部22人,市、县(区)农业局领导班子成员13人;

32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5人被移送司法机关,涉案金额达546万元;

……

市农能办、九个县(区)农能办塌方沦陷。尽管此案已结案将近一年,但带给我们的思考却依然在深化、在延伸。

2013年12月,宜宾市纪委收到四川省纪委转来的宜宾市农能办原主任张滨鸿有关违纪问题线索后,立即对相关线索进行了初步核实。在大量的事实和证据面前,张滨鸿向组织交代了收受贿赂89万元、违规经商办企业获利100万元、收受“红包”礼金9.9万元的违纪违法事实。

撕开张滨鸿受贿案突破口后,很快宜宾县农能办原主任王学明、长宁县农能办原主任甘远鑫等人也相继“落马”。全市农能系统一些干部以权谋私,收受供应商贿赂;私设小金库,私分钱款;弄虚作假,虚列支出套取资金等问题浮出水面……

案件特点分析:高额利益催生腐败共同体

“潜规则”盛行,形成以“回扣”为纽带的群体性腐败。受经济利益驱动,许多农能设备生产商和工程建设单位将行贿视为必要的营销手段,采取高额回扣等手段促销,造成农能系统“潜规则”大行其道。此案中玻璃钢拱盖推广运用项目就很具有代表性。2011年和2012年,某公司中标宜宾地区沼气池玻璃钢拱盖的销售后,为了让公司的玻璃钢拱盖能够顺利推广,该公司按照“惯例”拿出中标价格的8%作为返点费支付给相关农能办及有关人员。该公司在收到每一笔货款后,均以110元/口的标准返给市农能办工勤人员吴昌勇经营的燃具经营部,用来协调“打点”各方关系。吴昌勇则按“规矩”将这110元/口进行分配,自己留下30元/口作为售后服务,其余的80元/口按照“作用大小”分配给不同的相关人员作为“感谢费”。

就这样,在“潜规则”面前,从市农能办主任,到县(区)农能办工作人员,共67人,多则受贿80多万元,少则受贿数千元……整个农能系统集体沦陷。

官商勾结,形成以“项目”为轴线的利益同盟。手法一:权钱交易,利益输送“暗道”丛生。按照行业管理规定,农能系统设备采购、业务推广必须公开招投标,但在实际操作中却执行不严、流于形式,成为滋生权钱交易的重要环节。如2007至2011年在灶具物资采购中,某经销商事先以贿赂铺路,获取张滨鸿在招投标过程中的极力推荐,顺利中标。招投标程序形同虚设。

手法二:培植“亲信”,上下串通利益共享。吴昌勇,宜宾市农能办工勤人员,张滨鸿的专职司机。因其与张滨鸿的特殊关系,各关联公司为了让自己的产品更容易中标,竞相将售后服务、业务推广交给吴昌勇来经营,同时在向张滨鸿表示感谢送钱的时候,也都通过吴昌勇来实现。后来逐渐成为“成功企业家”的吴昌勇供述:“从起步经营到生意越做越好,都是得到了张滨鸿等领导的关照和支持,所以每年都会拿相当部分的利润用来感谢他们。”为了感谢相关领导的一路关照,吴昌勇从2003年至2013年共送给张滨鸿人民币58万元,其他相关人员5万元至6万元不等。他们上下串通、利益互保,逐渐形成利益共同体。

手法三:违规经商,以公权换取私利。中央多次强调,禁止领导干部经商办企业,从事营利活动,可张滨鸿在担任市农能办主任期间,利用职权,违规将市农能办下属事业单位蓝光环境能源工程设计室改制成蓝光环境能源工程设计有限责任公司,并成为该公司的幕后操纵者和实际经营者,大肆进行职务范围内关联交易,获利高达100万元。

账外暗收,形成以小金库为依托的腐败圈子。“集体腐败”成为腐败新形式,其实质就是行为人企图通过所谓的集体决策分散责任以逃避惩罚。如长宁县农能办原主任甘远鑫在该县城镇生活污水沼气净化池建设和农村能源项目建设过程中,与宜宾蓝光环境能源工程设计有限责任公司、宜宾喜达燃具经营部商谈,约定分别以10元/立方米的设计返点费和40元/口的“服务费”为两户企业介绍推荐沼气净化池设计业务和提供玻璃钢拱盖运输保管、宣传服务等便利,在账外暗中收受上述两家企业回扣款共计72万余元。甘远鑫将其中的67万余元用于违规发放单位职工福利。

手段隐蔽,形成以“长期投入”为模式的交易群体。在农能系统的贪污腐败问题发生过程中,行贿者一般会选取适当的时机行贿,行贿受贿行为已基本脱离了“一手交钱,一手办事”的原有权钱交易贿赂模式,正在演变为“办事时不送礼,送礼时不办事”的长期稳定的交易形式。除了以“好处费”、“回扣”、节日“红包”等传统手段和形式贿赂外,还出现了一些业务单位通过举办学术交流会、参观考察活动、产品发布会,把农能机构的人员引入单位,进行事先铺路、联络感情、隐性贿赂等更为隐蔽的方式。如张滨鸿到省农能办开会后和其他市(州)农能办主任到成都泓奇实业有限公司考察时,认识了该公司法人代表张某某,被其口头上聘请为该公司的顾问,从2005年至2008年期间以顾问费的名义收受了3万元。

案发原因的深层次探究:钱多缺监管,欲多无节制

从2003年开始,中央财政资金大力支持农村沼气建设,重点投向就是户用沼气,从2004年开始到2011年,仅国家层面投入到宜宾市、县范围内的项目资金就达3亿元。

“投入多了,但相应的监管却滞后了。”市纪委纪律审查人员说,此案之所以发生,关键就是钱多缺监管,欲多无节制。

忽视党性修养,个人私欲膨胀。理想信念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险的滑坡。涉案人员放松学习,忽视党性修养,被社会上形形色色的消极现象所影响,思想上首先变质,行动上随之“一泻千里”,面对名目繁多的“回扣”、“红包”、“服务费”,涉案的67人大多由开始的半推半就到后来的欣然笑纳,甚至还以名目繁多的所谓“奖金”为名,集体予以私分。张滨鸿坦言,虽然自己当过知青、吃过苦,通过努力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代大学生,但在走上领导岗位后,接触的人多了,看到那些老板们一掷千金,自己却捉襟见肘,心态慢慢失衡,心灵深处奉行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人生哲学开始复苏,在人生的道路上逐渐迷失方向,最终走向了犯罪的深渊。

制度失效成摆设,一把手变“一霸手”。制度挂在墙上,规章留在纸上,执行制度不严,大部分是一把手说了算。张滨鸿在任市农能办主任期间,工作作风霸道,爱搞一言堂,农能办的大事小事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重大事项也不集体研究决定。例如,在蓝光环境能源工程设计室的改制上,他自己一手操办,不上会,不请示,不报告,在未作清算的情况下,就将设计室改制成蓝光环境能源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自己成为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拒腐防线一旦决口,贪欲便如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该案警示我们,加强对党员领导干部的监督、教育,强化他们的纪律规矩意识,迫在眉睫。抓早抓小,动辄则咎,才能让这种塌方式腐败少发生、不发生。(宜纪)

湘潭廉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