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廉政网
x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您访问湘潭廉政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工作之窗 > 信访举报  >  正文

转隶干部手记:1119信访接待室的3个镜头

2018-08-09 来源: 湘潭廉政网

 

2017年12月29日,我这个已有30年“检龄”的原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检察院的员额制检察官,在临近退休时荣幸地转隶到了新成立的雨湖区监察委员会,并安排到委信访室工作。

纪检监察信访工作,作为连接辖区人民群众和纪检监察机关的桥梁,每天都演绎着纪监干部与来访群众肝胆相照的动人故事。下面,记录了3组“1119信访接待室”的日常镜头,这里发生的故事,确实令我感慨良多!

镜头一:“征拆款去哪儿了”?

今年3月6日和15日,雨湖区某街道某村陆续有多名村民来到接待室,举报除两组拆迁村民户内的征拆补偿外,另一笔本应归本村两个村民组集体所有的数十万“征拆款”,竟被该两组村民组长、妇女委员、村民代表“关起门来”私分了。这些非党员身份的“小小村官”,由于是在受委托管理公共事务期间“犯的事”,自然被纳入新颁布的《监察法》调查范围。很快,在本委信访室交办下,事实也浮出了水面:原来,该2名村民组长认为:在本村征地拆迁中,他们作为没村委工资收入的小组长,“理所应当”按两组村民所有征拆款的3%分点辛苦钱。针对这起“雁过拔毛”的典型违规案件,该街道纪工委对所有涉案当事人被作出了退出全部私分款重新发放给两组全体村民的处理,其中4名责任人被立案调查。我也仿佛看到:拿到这笔失而复得“征收款”的村民们,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镜头二:被误解的街道党工委副书记

今年5月28日,一位70多岁的老者神情激动地来到接访室,向我诉说起一桩让他气愤的事:原来,他是雨湖区某街道征拆居民,由该街道一名女党工委副书记负责“动迁”。去年该副书记上门做工作时亲口答应为其患病老伴争取“困难补助金”。该笔资金到位后,他们全家也愉快地配合了搬迁。谁知,今年他却听同一条街道的某拆迁户说其领到的“困难补助金”比他多三倍。于是,便到接待室告了该副书记一状:“我怀疑她截留了我这笔钱的大头!”后来,经核实,实际上该“困难补助金”是经过街道和征拆部门5道审批手续下发的,同样也是针对不同情况的征拆户制定的补助标准,全程无个人截留的违纪情况发生。接到区纪监委《函询通知书》后,该街道副书记主动联系到上访的老同志,向其当面致歉并对原街道发放“困补”一事向其做了解释说明,获得了该居民的谅解。此事虽是举报人的误解,也让我深有感触:群众利益无小事,加大涉群事项工作的透明度,确实很有必要。通过纪监委类似“有惊无险”的“政治体检”,也能给我们每位与群众“面对面”的基层干部们提了个醒。

镜头三:求助女孩的深深鞠躬

今年7月的一天,一名模样憔悴的女孩,走进信访接待室向我打听到哪个部门能查到其母的“知青档案”?对于这宗不属于本室接访业务范围的“闲事”,我给予答复后也不忘问其根由。原来,女孩是为其在非本辖区所在地的某国企未按正式职工待遇退休的母亲“讨说法”的。女孩哭诉说她为此事到法院和该国企“打官司”也败诉了,现正向市中院上诉,急需找到能证明其母知青身份资料作为上诉证据。我仔细查阅女孩手中的材料发现,其母是通过本市原郊区劳动人事部门向该国企正式调拨的7名劳动指标之一,只需通过档案馆查到该劳动指标介绍信作为证据向上诉法院提供即可。次日,女孩接受接访人员指引后,顺利从湘潭市档案馆查到了该劳动指标介绍信,特地再次来到信访接待室向我致谢并咨询相关诉讼知识,听完我详细介绍后,临出门时女孩特地转身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此事也给我震动很大:我仅仅是“动口之劳”,受访群众却如此感恩致谢,纪检监察信访工作这个“小窗口”,确实连着“大社会”呀!(湘潭市雨湖区纪委监委信访室 姚恩明)

湘潭廉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