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特色栏目 > 勤廉风采

北京市海淀区纪委监委追逃追赃专案组成员郝长胜:以韧如蒲苇的劲头一追到底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 2020-09-03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郭云峰 通讯员 申雨霏

“在疫情期间也不能放松追逃、劝返工作,要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充分运用大数据信息平台查找在逃嫌疑人相关信息。”“出于对疫情防控的安全考虑,为了保障外逃人员回国投案的程序顺畅,我们要提前与有关部门协调沟通,确保外逃人员顺利入境并按规定接受隔离观察。”近日,北京市海淀区纪委监委追逃追赃专案组成员郝长胜和同事们在制定疫情期间回国自首的接人计划时,反复推敲每处细节,全面研判风险漏洞。

今年是郝长胜在反腐战线上奋战的第38年,从区检察院反贪局检察官到区纪委监委第三监督检查室干部,再到追逃追赃专案组成员,有着丰富办案经验和追逃技巧的他,认真履职尽责、主动担当作为,2019年追逃、劝返在逃人员6人,曾被评为市级先进个人,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打着石膏拄着拐杖三下深圳

“由于案发前王雪飞已畏罪潜逃,此案一度陷入僵局。我们利用市级信息平台搜寻了王雪飞的住宿、房产、车辆、出行、护照等信息,均未发现其出逃痕迹。”犯罪嫌疑人王雪飞迟迟没有归案,在郝长胜的心中始终是个遗憾。

王雪飞,男,原系某国有企业会计,因涉嫌挪用公款罪于2001年7月24日被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监察体制改革后,纪检监察机关依法履行职务犯罪追逃追赃职责,海淀区纪委监委于2018年9月成立追逃追赃专案组,专门负责追逃追赃工作,王雪飞案件被再次提上日程。

“既然没有出境记录,市级信息平台也未留下任何行踪线索,那他可能没有在北京居住,应该是在国内的某一个地方躲起来了!找,想尽一切办法找!”面对毫无头绪的线索摸排,郝长胜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主动出击、深挖细查,全面寻找“突破口”。

凭着多年追逃经验,郝长胜坚定地认为,不管嫌疑人逃到哪里,总会留下蛛丝马迹。他重新梳理工作思路,努力扩大线索来源,将关注点从市级信息平台转移至涵盖全国各省区市的大数据平台。

无论是工作时间还是日常生活,郝长胜都没停止对案件的思考。在一次普普通通的网络购物过程中,郝长胜突然意识到,嫌疑人是否也会使用网络平台进行购物?是否会留下相关信息?

经过排查,郝长胜发现了王雪飞及其爱人在某网络购物平台的注册信息并依法进行了调取,发现他们的收货地址在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一小区,至此,追逃最关键的突破口终于找到了。

“在赴深圳外调之前,我的脚踝不慎扭伤骨折。”郝长胜苦笑道。他心急如焚,拖着打着石膏的腿,拄着拐杖,毅然决然三下深圳。在当地追逃部门的配合下,追逃小组掌握了王雪飞的出行时间和活动范围。

“王雪飞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年仅4岁,他每天会开车送孩子上幼儿园,如果我们抓捕王雪飞的行动被孩子看到,会给孩子造成不必要的心理阴影。”郝长胜与同事们研究后,决定在王雪飞的出行路线上进行严密的布控。2019年1月8日清晨,他们在王雪飞送孩子上学后返回的路上将其抓获。紧接着,王雪飞挪用公款206万元的犯罪事实被查清,郝长胜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落地。

“我很后悔,当初法律意识淡薄,以为挪用公款再还回去,就没有人能发现,但我还是感谢你们,让我能在孩子面前留有一丝体面……”郝长胜的善意,换来了王雪飞的深深悔悟。

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

“郝长胜的追逃经验十分丰富,在我们专案组,他的年龄最大,但他一直保持工作的冲劲儿,遇到困难时他带着我们主动迎战,遇到瓶颈时他带着我们深挖细查,一些毫无头绪的案件他总能用自己的方式寻找到有效线索,是我们在追逃工作中的‘业务骨干’。”追逃追赃专案组的同事说。

在海淀区纪委监委追逃追赃专案组承办的职务犯罪嫌疑人在逃案件中,有不少嫌疑人在被立案侦查前已逃往境外,音讯全无、线索中断,这为追逃追赃工作增加了难度。

席飞,原系中建集团下属二级子公司中建南洋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经擅自用公款177万元购买魏公村8号院房屋四套,并将该四套房产办理到其个人名下,其行为涉嫌贪污罪,被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但早在2002年,席飞便已携全家逃往境外。

2019年,郝长胜接到对席飞的追逃任务,迅速对其相关信息进行了全面排查,发现席飞于2019年年初重新申领了国内护照,且保留了一个国内的手机号码。这个手机号码只有一条通话记录,通话地点在境外,由于主叫方使用的是网络虚拟号,因此无法确定打电话人的身份和位置。

“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这个突兀的电话记录引起了郝长胜的高度警觉。“既然席飞全家已经移民国外且多年未归,那他保留国内手机号码一定是有需要联系的人或者需要完成的事情。”通过进一步排查,郝长胜的推测得到了证实,席飞在沈阳还有一个年迈的父亲,已年逾八旬。通过对信息的汇总和研判,郝长胜断定,席飞有回国的可能。于是,在国内提前部署了边控、现场排查等措施。

2019年3月15日,北京边检传来消息,布控已久的嫌疑人席飞从首都国际机场入境,先后辗转于沈阳、西安等地。3月28日傍晚,席飞回京,为第一时间将其控制住,郝长胜带领追逃小组迅速前往席飞住处。

但因席飞在同一楼层拥有四套住宅,无法精准定位,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郝长胜采用打电话听声辨位的方法确定席飞所在的房间,在管片民警的配合下,进入席飞住宅,经核实身份后将其抓获。当天晚上9时28分,席飞被带回海淀区纪委监委接受调查。

追逃一刻也不能耽误

2019年4月25日上午,北京市海淀区纪委监委第六审查调查室工作人员接到职务犯罪嫌疑人姜世强投案自首的电话,这时距姜世强潜逃已长达20年。

姜世强,原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出纳、会计,涉嫌贪污1350万元,挪用公款9000万元,公安部对其发布B级通缉令。2018年9月,海淀区纪委监委成立追逃追赃专案组时,郝长胜接手姜世强追逃案。

出逃时间长,有价值的线索少,但这些困难并没有让郝长胜放弃对姜世强的追逃。他带领追逃小组制定详细的追逃措施,调查摸排有效信息,不断夯实基础工作,逐步挤压姜世强的生存空间。

先后辗转于北京市顺义区、天津市南开区的姜世强日日提心吊胆,用他人的身份证在多处买房轮流居住以躲避检查。当从报纸和电视上看到一个又一个在逃嫌疑人被抓获时,他的内心饱受煎熬。由于长期处于极度紧张压抑的精神状态,他爱人的肾功能出现了问题,由于不敢就医,又发展成了慢性肾炎。此时的姜世强,内心已产生了投案自首的念头。

与此同时,郝长胜多次登门拜访姜世强的父亲,打出了劝返“亲情牌”。“在全面摸排姜世强的相关信息后,我们得知他的父亲现居住在北京,且年事已高,于是决定通过其父亲对其劝返。”郝长胜说。他耐心、细致地向姜世强的父亲讲解追逃形势和法律政策,希望能通过老人向姜世强传导压力、传递政策,督促其早日归案。

“喂?爸,是我。”2019年4月初,姜世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这是20年来的第一次。“海淀区纪委监委的同志一直在找你,他们给我讲解了现在的政策,你还是回来吧,主动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我们父子也能见上面。”父亲的劝导,爱人的劝说,让姜世强坚定了自首的决心。最终,姜世强给海淀区纪委监委打来电话,投案自首。

一刻也不能耽误。郝长胜立即带领追逃小组全员赶赴天津某小区接人。“赃款在哪里?”郝长胜见到姜世强时,姜世强正在把准备好的行李装车。“你自首的同时还需要退赃,把赃款和购买的不动产手续交出来。”在郝长胜的督促下,姜世强将装有现金的旅行箱和用赃款购买的房产手续交了出来。

至此,潜逃20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姜世强终于落网。

“一人尚未归案,追逃决不收兵。”反腐追逃将近40年,一路走来,郝长胜始终牢记着反腐为人民、追逃为社会的使命,尽职尽责、担当奉献,迎难而上、愈战愈勇。面对仍然艰巨的任务,面对仍未归案的人员,郝长胜以坚如磐石的初心,以韧如蒲苇的劲头,践行着“一追到底”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