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特色栏目 > 警钟长鸣

迷上“借钱”的财政局局长

来源: 湘潭廉政网 发布时间: 2020-07-20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赵宇航


“进了监狱之后,我很害怕,那种恐惧感是从来没有过的,想找个依靠,但是没有。”铁窗之内,张玉平忏悔道。

张玉平,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财政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原局长。2019年9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出生贫寒的他,上任后曾一心想要干出点成绩来回报组织的信任,却一步步偏离了人生航线。

收礼,从不敢到成为习惯

1984年8月,从铜仁市茶店中学毕业的他,被分配到黑岩乡财政所工作。2007年4月,在组织的培养和关心下,他当上了原县级铜仁市基层财政管理局局长。

“他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工作特别积极、也很能干”“张玉平这个人不错,为人处世好、做事勤奋”……在熟悉他的人口中,他曾对自己严格要求、吃苦耐劳,凭着才华和实干得到了组织的信任与重用,因而从基层的一名财政分局干部一步步成长为区财政局局长。但随着职务的提升,他在迎来送往中逐渐迷失了方向。

2011年底,春节将至,辖区一街道办事处财政分局局长来到张玉平的办公室,拿出一个装有1000元现金的信封,美其名曰拜年。

“这是我第一次收钱,一开始不敢收,后来想想,作为领导干部逢年过节收点也很正常,再说办公室没有其他人,收了也没人知道。”收下了第一笔礼金,从此张玉平再也刹不住车了。

2012年4月,张玉平转任碧江区财政局副局长,分管一事一议、农发项目。随着职位的升迁,给他拜年送礼的人开始络绎不绝。而张玉平则从一开始的半推半就逐渐变成了心安理得、来者不拒,甚至成了一种习惯。

2011年至2018年,张玉平任碧江区基层财政管理局局长、财政局副局长、局长期间,先后多次收受乡镇财政分局局长、工程承包商等人礼金1.25万元、茅台酒16瓶、名贵香烟22条、茶叶等10余种、其他礼品若干。

“逢年过节有人来送礼,心里面还是挺高兴的,挺有面子的。”张玉平从收受礼金、礼品,接受小恩小惠开始,原则、底线慢慢崩塌,贪欲也如决堤的洪水般一泻千里。

做起了既想当官又想发财的美梦

“在工作和生活中,我看到我的同事、同学、朋友都不同程度过上了富裕的生活,大部分都有车,还时常出入高档酒店吃喝玩乐,我常受他们的邀请参加,心里很不开心。”在张玉平看来,物质的得与失、多与寡是衡量幸福的标准,身边的同事、朋友们花天酒地的生活与自己相对拮据的现状形成了强烈对比,他的价值观逐渐扭曲。张玉平在攀比心、虚荣心的作祟下,做起了既想当官又想发财的美梦。

想过上幻想中的生活,仅靠每个月的工资是远远不够的,张玉平打起了贷款做生意的算盘,也从此走上了疯狂借款的不归路。

2012年11月,在一位做生意的朋友那里听说种植太子参可以赚钱后,张玉平以亲戚朋友的名义贷款了近70万元作为本金种植太子参。然而,由于不懂种植技术、经营管理,投进去的钱很快就亏的精光。

“看别人开的车都是二十几万、三十几万、四十几万,觉得自己很没面子,也想买一台贵一点的。”2014年,好面子的张玉平又从农商银行贷款了20多万元,购买了一台大众迈腾轿车。

近百万的负债,对张玉平这样一个靠工资吃饭的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但就是这样负债累累,张玉平还惦记着帮兄弟一把。他利用手中的权力,为其兄弟承包“一事一议”项目做疏通、打招呼。“自己的亲兄弟,没什么收入来源,还拖家带口,我不帮他实在过意不去。”随着职位越来越高,张玉平在权力中迷失了自我,自认为是重要岗位上的领导干部,是碧江区的“财神爷”,自己的家人得提携一把,朋友有困难得帮一把……

做项目需要一大笔启动资金,可张玉平哪里还有钱?思来想去,他把目光锁定到了碧江区“一事一议”项目水泥供货商傅某某身上。

2014年6月,张玉平以其弟弟做工程需要资金周转为由,向傅某某借款30万元。傅某某不敢怠慢,先是给了他13万元,过了几天,又给了他10万元。他将其中20万元给弟弟承接工程,其余3万元留在自己的账户上,不知不觉就花光了。

张玉平充分体会到了权力的魅力,也将傅某某视为“值得深交的朋友”,更迷上了“借钱”的感觉。2014年7月到2015年期间,张玉平只要一缺钱就向傅某某伸手,“借款”共计36万元。

“我认为他们经济还可以,我也还在财政局领导岗位上,我相信我向他们开口借钱,他们不会拒绝我,也不会找我还钱。”从傅老板到后来的赵老板、张老板……张玉平已经彻底失控了。

没了要、要了花、花了再要

据办案人员介绍,张玉平做生意亏本之后,原来帮他贷款的亲戚朋友催他还钱。他没有办法,只好向管理服务对象借,借了之后有转账痕迹,为了消除痕迹,他先通过银行把钱还了之后,又让管理服务对象取现金拿给自己,造成自己已经还钱的假象。

2016年2月,为了偿还做生意欠下的贷款,张玉平向正在承包“一事一议”项目的赵老板借款30万元。

2016年6月,以还车贷为由,张玉平向“一事一议”财政奖补项目承建商张某索要10万元。

2018年初,张玉平向某“一事一议”财政奖补项目实施人郑某某索要现金5万元。

……

“没了要、要了花、花了再要,张玉平近乎疯狂,已经不愿意去思考以后的事了。”办案人员介绍。

2012年至2018年,张玉平利用其职务便利,为水泥供应商、项目承建商在拨款、承接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索取及收受供应商、项目承建商现金共计151.2万元,涉及管理服务对象9人,收受次数达20次之多。

“一开始借傅老板的钱的时候,还是想着要还的,后来越借越多,自己也就麻木了,特别是借了赵老板的30万之后,我心里知道,肯定是还不上了。”张玉平用“借钱”的方式满足自己的贪欲无异于掩耳盗铃,他甚至还天真地认为这些“可靠的朋友”不会出卖自己。

2017年11月,一封举报信将张玉平的违纪违法行为揭露了出来。

面对调查组的询问,张玉平坦言自己总认为财政局是用技术说话,政治理论学习都是务虚的,所以平时学习流于形式,毫无自我要求和约束,这导致了他在思想上严重“缺钙”,最终丧失了底线,碰了红线。

从刚参加工作时的热情高涨,到成为毫无原则底线的阶下囚,张玉平就是这样对自己不加约束,没有守住清贫和寂寞,任凭自己被不断膨胀的欲望吞噬,一步步走向了深渊。作为单位“一把手”,他的所作所为不仅自毁前程,也为整个单位的政治生态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我有愧于党的培养、有愧于组织的关爱、有愧于领导的信任、有愧于同志的支持帮助。”张玉平深深地忏悔,可为时已晚。


上一篇:为了买买买 她贪污了群众救命钱
下一篇:没有了